多部酱

转自微信订阅号....太魔性了我也要这么干!

周刊文春采访Mary·喜多川

Reiko_Domoto:

在本刊记者的面前对smap的经纪人大声训斥




杰尼斯女王Mary喜多川,愤怒的五小时独白




“下一任社长是我的女儿Julie.你要是和她对立的话今天就带着SMAP出去.”




1月13日,东京,乃木坂的杰尼斯公司,Mary接受了时隔三十年的采访.被问到关于“女儿藤岛·Julie·景子和带出了SMAP组合的饭岛三智之间的争夺公司后继权”的问题时。(说)“太失礼了。问这个问题和用刀捅我一样。把饭岛给我叫来!”




这可以说是留存在演艺史的珍贵证言。自1983年以来,暌违约三十年的长篇采访。“善于识人”的Johnny氏的姐姐“女王”将自己亲口解释后继问题,当场怒斥SMAP的经纪人。姐弟二人倾尽一生创建的偶像帝国的内部现实现在即将明了。




“你们啊,真是好笑,为什么一直做这么无聊的事呢?过去我可是无论发生了什么事都会在发售日那天自己去买文春和新潮来看的啊。但是现在已经是内容像傻子一样,不会再看的东西。真的”


    跨越约五个小时的长采访,就这样以对敝刊的抗议和斥责的话语拉开了序幕。


    一月十三日正午。在位于东京乃木坂的杰尼斯公司本部大楼二楼的会议室,接受采访的是杰尼斯副社长Mary喜多川。


    以人气偶像组合“Johnny's”为起点,接连推出Four Leaves,涩柿队,少年队和光GENJI,然后是SMAP,岚,这些照耀时代的男性艺人的杰尼斯公司,现在已经拥有十家以上关联企业,旗下艺人申报所得超百亿元。是名符其实的“偶像帝国”。2011年因为“世界上制作最多的演唱会的人”获得吉尼斯世界纪录认定的Mary的弟弟,Johnny喜多川社长,今年的元旦作为嘉宾出演了NHK的广播节目等,对外发言的次数也在增加。


    但是,作为经营方面实质的掌权者,被称为“杰尼斯的女王”的Mary出现在台前,在这三十多年中却是一次也没有。


 


松润也参加的会面




    本次采访的契机,是因为敝刊对一次聚会穷追不舍的调查。去年十二月中旬,Mary和作为同公司副社长的女儿藤岛·Julie·景子与女演员大地真央,设计师森田恭通夫妇,以及黑木瞳一起在一家意大利亚餐厅“Margotto e Baciare”聚会。两位演员曾多次与杰尼斯艺人有过合作。岚的成员松本润也在出现在了聚会上。


    在餐厅门口送别女演员们时,Mary的身边以松本为首,还有作为演员最近人气急速上升的生田斗真和NEWS的增田贵久三人脱帽站立,最后深鞠躬送别。这个景象可以说是杰尼斯公司这个组织被严格的规定所规范管理下的现实体现。而这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的聚会呢。巧的是几天之后就是Mary的生日。


    后来,敝刊向杰尼斯公司寄去了询问信件,收到了Mary通过顾问律师传达的接受采访的消息。


    采访当日,位于面积约有三十多平米的大会议室里,白波濑杰专务和男性工作人员,以及同社的两名顾问律师在等待着记者。


    然后离约定好的时间迟到约十分钟左右的时候穿着华丽的大红色衣服的Mary精神抖擞的出现在会议室。一瞬间,与柔和的对着记者笑的表情相对的是黑色眼镜框背后的锐利目光。“比起餐厅的事,我更想问的是……”


    当然,敝刊虽与杰尼斯的关系虽不深可也有过意外。Mary先生气起来。


    最一开始被指摘的是敝刊一月一日,八日刊登的关于近藤真彦出道三十五周年活动的报道。(《与中森明菜因缘再起?!近藤真彦live中黑幕登场》左页下的照片)因为刊登了活动会场外,Mary与来宾一同拍照的事情,还有穿着靴子来回奔走的元气的样子很醒目这样的目击者的描述,Mary认为报道中错误满篇,表示了不满。指出敝刊没有直接向事务所确认。我们对采访确实没有经过确认表示反省。


 


绕了一圈后继者分为两大派系




   “既然要采访的话就应该堂堂正正的进入(会场的)中来问。我从来没有拒绝过任何采访吧。我去参加那个活动是理所应当的。万一要是对这三十五年间一直照顾Machi的人或者是媒体界的人招待不周可是不行的。你们净写一些我和大家照相很开心,穿着皮衣之类的,怎么可能有人穿着皮衣进到club里,在外面就要脱掉了。(客人的)迎接也错了,要认真的调查啊。被看了报道的人问‘Mary来了吗?’我都不知道被多少人说了。”


    眼看着Mary的伶牙俐齿停不下来,当记者问到之前提到过的西麻布的聚会时


    “那是大家都在岚的演唱会上遇到了的事,虽然(聚会)也邀请了松润以外的岚的成员,可是刚开完演唱会大家都比较累就没有去,松润还比较精神(就带他去了)一般你们吃饭会有目的吗?我们没有过这么有目的性的聚会。只是肚子饿了去吃好吃的东西而已。”


    ——不是去庆祝Mary桑的生日(十二月二十五日)吗


   “我啊,长这么大从没有办过生日会。因为讨厌年纪增长啊。不过会举办圣诞节聚会。别人过生日的时候也送过礼物或者举办聚会。拿出提前秘密准备好的蛋糕一起喝香槟也有过。但不是在我的生日。”


    虽然没有公布Mary桑的年纪,不过记者最一开始就没有想要询问年龄的意图。想要问的说到底只是聚会的目的。


    然后接下来,围绕经过这么多年演艺界和媒体界大浪淘沙留下来的杰尼斯事务所的后继者“派系争夺”问题的真相,敝刊即将涉及。


    被世间称为争夺杰尼斯后继的“两大派系”的分别是Mary的长女Julie和SMAP,Kis-My-Ft2等的经纪人饭岛三智。


    现在已经是国民偶像的SMAP,据说他们的成长得益于饭岛的铁腕管理,也和她得到了木村拓哉,中居正广等成员的信任密不可分。


    虽然建立超过五十年的杰尼斯事务所是Johnny和Mary两姐弟合作共同建立的,也就是俗称的家族企业(此处原文不知道精确翻译但应该就是这个意思……能力不够土下座)。可是并不属于喜多川家族的饭岛的存在却随着SMAP的名气越变越重要。特别是对于涉及到电视剧角色分配的电视台相关人员来说,现在饭岛已经是要认真对待不可忽视的人物。


而另一方面,Julie负责管理的是现在正当红的TOKIO和岚,关八。由于事务所内几个组合竞争,而被称为“饭岛派”和“Julie派”的两股势力竞争的现实,在当今业界也是无人不知。


 某位民放电视台关系者如是说。


 “也有Jonhhy桑和Mary桑年纪逐渐增长的原因,这几年,杰尼斯的后继者问题越来越不可忽视。因此,Julie桑和饭岛桑,各自的派系由同一个人担当制作人的情况基本没有。因为如果随意决定卡司的话会出现问题,所以要谨慎对待。TBS和朝日台是饭岛的势力比较强大。富士台是一半一半。NTV是Julie的势力比较强大,而深夜档则是掌握在饭岛手中,在那里取得平衡。最近Julie桑好像要力推TOKIO,因此他们最近在电视上露面的机会变多了。”


 去年夏天,木村拓哉主演日剧《HERO》(富士系)初放送日当天,NTV作为竞争在同一时段播出了关八的横山裕出演的特别节目。另外富士电视台的“27小时TV”的综合司会是SMAP,与此同时NTV的“24小时TV”的主要主持人则是关八等,还有岚和SMAP几乎没有机会在舞台上共演也是,这些被认为是派系问题的反映。


SMAP的人气开始出现令人不安的迹象以来,近来认为“饭岛迟早会带着SMAP一起独立出去吧”的电视局关系者不在少数。他们都在紧张的关注着事情的变化。


    而据敝刊观察到的则正是Mary和Julie叫着松本和生田等Julie派系的艺人一起活动的场景。只是,试图询问这其中的深意时,Mary桑勃然大怒表示了反对。


 


太失礼了,她是下一任社长




    “我今天提前在这说清楚了,有什么派系?我,虽然没说是和SMAP中的谁,即使现在我也会去(他)家里做客,会去吃饭,有了好吃的东西也会给他们啊。”


    ——有没有对(参加聚会的)松本桑和生田桑有特别的器重呢?


    “我对我们公司的艺人全都称呼为‘我家的孩子(うちの子)’!他们生病了我会去探病,他们的父母去世了我也都会帮忙打点。不光是Machi是所有艺人,冈本健一(原男斗呼组)也是,佐藤敦启(原光GENJI)也是,那些都是理所当然的事吧。


    还有一个,我可不是只有SMAP,我谁的演唱会都不去看,因为去了一场的话其他所有的就都不得不去了。


电影什么的也都不去看,所以(被艺人说了)‘这是我的电影’我也完全不知道。看了电影的话也帮不了tsui桑(这个外号不会翻译……)(指白波濑杰专务)的忙。我可没有你们那样决定目标就这么采访的闲工夫。”


尽管Mary这么说,不过她却频繁的被目击出现在杰尼斯艺人出演的舞台剧等的现场。今年一月初也被人看到出现在所属艺人出演的音乐剧《PLAY ZONE》(青山剧场)的现场。八六年第一次公演的舞台剧直到零八年少年队每年都出演,以后由后辈逐渐跟上。至今TOKIO和V6出演。近几年由迈克尔杰克逊《THIS IS IT》的编舞师Travis Payne负责编舞的事也为人所知。


“因为(除了自己以外)公司里没有懂英语的人了。我们的编舞师是外国人。我们事务所还有别人懂英语吗?就算是我也觉得太累了,就又招了个女孩子当翻译让我轻松很多,就算那个女孩也说了她一个人可能不行,那孩子翻译刚入门的样子.我不去不行,去问候一下是应该的。连这种事情你们都不懂吗?”


战前出生与美国,战后也有一段时间曾呆在洛杉矶的Mary,她的一口流利的英语为人们所熟知。


但是,带头的安排这些艺人的“大御所姐弟(大御所指对将军的住所及其本人的尊称)”也已经年过八十,已经有人在议论世代交替也是事实。有着卓越目光发掘出无数偶像原石的Johnny和有着广泛人脉经营手段的Mary,将由谁来继承呢。


敝刊单刀直入的直接触及核心,故意在询问信件中使用了“派系”这一敏感单词。可是Mary对于这样的提问,用带着怒气的声音回答了。


“我失礼的说,(文春的)询问信的事。里面写着‘敝刊的采访中关于次任社长候补藤岛·Julie·景子……’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有什么奇怪的?我的女儿(将公司)继承有什么奇怪的?‘次任社长候补’真是太失礼了,应该写‘次任社长’才对吧。Tsui桑,我家的Julie是‘候补’吗?”


“不,不是”白波濑杰立刻回答。


Julie被作为正式“后继者”被公开提到,这是第一次。


不过,因为现在并不是社长才加的“候补”这个词语,却让Mary一下子语气粗暴起来。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Johnny和我还都在,为什么(Julie是)社长。我要是病了就请她当社长。可是不好意思我可是比TSUI桑你还要健康。


现在公司有这么多艺人,我的女儿有多么辛苦。你家记者可以采访我家所有的艺人吗?做不到吧。就连我都(因为太忙了)而去不了演唱会。所以说,Julie现在在给我帮忙,就那样就已经倾尽全力。当年(艺人少的时候)我可是一个人负责他们所有人。Johnny负责他们的演出。”


 


现在把饭岛叫来




“(在演唱会的会场)Tekiya桑发现了有卖盗版周边的情况,我从车里拿出了伊势丹什么的所有的袋子,(把所有的盗版都收走)全都收到了袋子里。“老太婆你在干什么!”被这么说了以后,我说“有意见的话去我(公司)那”。我不知道引起了多大的混乱。但是小贩也明白上面人的话,就算混乱也把东西全都收起来了。


除了Julie以外(还有谁在)创建派系我不知道。如果我们事务所有派系的话,那是我的管理不足,如果是事实的话是不可原谅的,你们这么认为(指杰尼斯公司存在派系)的话,以后也让她注意。否则我当天就让她辞职。工作中重要的事,就是这种事啊。”


Mary像下定决心一样招手叫来了男性工作人员,作出了记者预料以外的行动。


“你去把饭岛叫来一下。现在就去。知不知道她在哪?”


想要当着那个饭岛的面直接说清楚。现场突然陷入了紧张的气氛,同席的男性工作人员紧急与饭岛取得联系。完全不介意饭岛有没有时间,Mary很淡然的继续接受采访。


“饭岛与我的女儿创建对立的派系的新闻(因为是文春的询问信里写的话),当着你们的面说她也是应该的。如果公司内部有派系的话是我们的耻辱。文春桑(指杂志社)你们也是,内部有派系的话不会感觉羞耻吗?你们不了解我们公司。我们从Julie出生开始,就按照继承人的标准培养他。至少要会三四种语言,从小就让她看音乐剧。英语法语全都教给她了。为了什么书她都能看懂什么工作她都可以做。孙子也好好地教给他英语法语和汉语。


我家的工作要继续下去的话主要靠英语。因为好的剧本要用本国语言读才好,我就是出于这种目的才这么培养他们。连英语都不会的人能做好我家的工作吗?Johnny桑可是连韩语什么的都会说啊。如果没有这种能力的话,就算自己家的作品在海外被看到也不能好好地说明啊。


无论何种派系关系,我自己对于派系这个东西的存在本是不知道的。互联网上或者哪出来的新闻然后看见对吧。饭的那些人们也会读吧


更进一步的说的话饭和派系什么的是没有关系的。饭不是跟着事务所而是跟着艺人的。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为什么Machi的饭可以三十五年一直跟着他呢?”


Mary向事务所的男性工作人员询问“饭岛呢?”使会议室再次被紧张的气氛笼罩。工作人员回答说“大概十分之后到”


结果饭岛在被叫之后过了大约三十分钟之后才到。一个苍白瘦弱的女人低着头走进了会议室。而她,就是“将SMAP养育而大的”饭岛。“一直以来受您的照顾了(对文春)这么说的话会奇怪吧。早上好,初次见面,我是饭岛。”


嘴边浮着笑意,殷切的给记者递名片问候记者的饭岛。可是毫无疑问她的内心现在充满着困惑不安是毫无疑问的。


“请采访饭岛,问她关于和我的关系。因为什么事才对立的?”


被Mary催促着,记者也不再绕弯子开门见山的提问了。然后饭岛带着认真的表情如此回答道。


“我其实也很困扰,本来想做些什么的,我觉得网上写的那些都是饭擅自做的,杂志也都这么写,可是也有人认为那不是真的。我认为完全没有那样的事,是因为我一直一再拖延(没有处理)才导致出现了这样的言论。”


 


SMAP跳不了舞吧




“我也是被害者的立场,我认为Julie桑也是一样。杰尼斯事务所全体也都这样看待。不过我觉得也有这种想要扯后腿的人存在,事实上。因为这是竞争如此激烈的演艺界啊。这种事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那岚和SMAP几乎不共演的事呢?


“我觉得这不是什么有其他意义的事……”


侧耳倾听饭岛的话的Mary突然说。


“因为,跳不了舞吧?”


在将SMAP一手带大的饭岛面前,Mary这么对记者说。


“因为(就算共演)SMAP也跳不了舞吧。你看着艺人们跳舞看不出区别吗?不过要是把这个写上的话会比较失礼。从会跳舞的孩子的角度看来(SMAP)是不会跳舞的那一类。”


只有女王能说出来的话,让饭岛无法反驳。


“青山剧场今年就关闭了吧。虽然最开始是四季剧团在演不过最后是我家在那里演出。那里面出了很多能跳舞的孩子。我家的孩子里面有能演戏的孩子,也有很有趣的孩子,什么样的孩子都有。他们(在舞台上)全都能变成可以跳舞的孩子。所以才加入了编舞师对吧。因为Travis也是负责迈克尔杰克逊最后所有事情的人啊。”


——可以说舞蹈素养才是杰尼斯艺人的精髓。可是,即使在和跳舞没有多大关系的综艺节目中也很少看见Julie和饭岛派共演。——查阅了综艺节目的共演经历。


“总是说饭岛派饭岛派,饭岛你现在负责谁?”


“我在负责SMAP,Kis-My-Ft2他们……”


Mary接着说。


“饭岛在自己负责的综艺节目里放自己手下的艺人不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吗?如果有错的话,这个人(指饭岛)可能负责SMAP的时间已经很长了。我家的top Machi啊已经有点向经纪人转变了,现在自己做自己的经纪人了。


Machi今年出道三十五周年,从Jr那时候开始算则是有三十九年了。是杰尼斯现在最大的孩子,饭岛也和他一样大(指在公司的时间)


可是,不好意思饭岛,我不能把能跳舞的孩子交给你。就是这样。你不明白吗?我家的孩子不会一定程度的舞蹈是不行的。”


Mary闭上嘴,会议室鸦雀无声。


“和SMAP的共演少什么的,怎么会说出那种话?现在开始说我家艺人出道的顺序,从最上面开始说。谁是最年长的?”


最年长的是近藤真彦。然后是少年队……记者开始历数,Mary开始掩饰不住的不耐烦。


“那这样的话SMAP比起和岚不应该先和近藤共演吗?为什么没人说那个呢?SMAP不是杰尼斯的top。不觉得失礼吗?我真的生气了。刚刚你说了最年长的是近藤真彦然后是少年队。岚和他们共演过吗?”


近藤真彦和少年队的东山纪之偶尔会在特别节目中和岚共演。


“我有过对这个人(饭岛)生气的时候。我就在这直说了,是富士电视台。饭岛在自己的SMAP的节目中给我家泷泽秀明去掉的问题。我在给那位(富士电视台关系者)打电话之前,把饭岛叫来问了,再向那位确认‘真的是饭岛让去掉的吗?请向那位关系者确认一下。’这么说的。”


 


因为泷泽被去掉了




“因为本来有泷泽可是被去掉了,经纪人跟我说‘本来有泷泽可是突然被去掉了’我问怎么回事,饭岛说‘那种事情我不知道’我说‘不是你安排的吧,那就跟电视台的人,跟他们说我打过电话的事,之后有什么事也向我汇报。’


在意饭岛的人有很多。大家。因为这个人,很可怕。向我模仿和我一样可怕。虽然我觉得她的可怕和我不太一样。”


这时候饭岛突然插嘴。


“请让我说一句,不是我可怕的问题,是那个电视台的人很在意这件事,又听到各种传言,从网上看见各种消息的可能性很高不是吗。我从没说过那样的话,我觉得那是对我的名誉损毁。”


饭岛主张那不是事实。而作为反驳,Mary紧接着说,


“不,这是很严重的问题。因为,叫这个人(饭岛)来的是我,我又不能没有任何根据的在这说‘饭岛,你今天被解雇了’现在,你就在这听着,饭岛,我说了啊。‘你和文春桑都在这听好了,如果再和公司对着干的话今天就带着SMAP滚出杰尼斯。你被炒了。’我把话撂这。


但是(可以证明派系的传言的)人一个都没有,我希望你们(指文春)先确认好再说。泷泽那件事也是我在那位关系者面前把这个人(饭岛)叫过去当面说清楚的。”


Mary质问道,可是其实是在把矛头对准饭岛。


——电视界有ABC-Z和SexyZone还有中山优马这些年轻艺人也是饭岛派的说法。


“不不不,派系什么的完全不存在,剧的卡司是电视台决定的事。比如SMAP×SMAP和月九电视剧之类的,就算电视台发出邀请可是对方的时间表对不上的情况也是有的,那件事大家都好笑的传的微妙了。非要被理解成是我们故意挑人的话也没办法。


派系什么的,我对天发誓在我活得这么多年中我一次都没有说过。”


饭岛这么断言道。


后继者是Mary的女儿Julie,杰尼斯公司从来都没有过派系战争——困扰业界多年的问题终于在这一瞬间明了了。


但是,Mary没能把握的事实还有一个。那就是关于派系问题,即使在饭中也被广泛讨论的KinKi Kids的堂本光一的“中立发言”。


那是2013年的最后一天到次年元旦的杰尼斯每年惯例的杰尼斯跨年演唱会的事。在东京巨蛋举行的公演由富士电视台进行转播。事情发生在电视转播之后。


作为出演者中最年长的近藤真彦下台后,是作为司会的KinKi Kids介绍其他出演者,被叫到的人依次退场的环节。而这和杰尼斯十分重视的唱片出道顺序并不一样。


首先是被视作饭岛派的ABC-Z,Kis-My-Ft2,山下智久,Sexy Zone等的退场。接下来是被视作Julie派的HEY!SAY!JUMP!和NEWS的退场。


当时在现场的一位观众说。


“按照出道顺序的话山P(山下智久)早退场是很奇怪的事。我们认为这是把饭岛派和Julie派明确分开的做法。”


最后舞台上留下的只有司会的KinKi Kids和Takki&Tsubasa四个人。堂本光一对着泷泽秀明说:“咱们是中立的。”


这一发言被一部分狂热的饭录音下来。


对杰尼斯很熟悉的娱乐记者这样解释。


“从很久以前Takki&Tsubasa和KinKi就被称为‘中立派’或者‘Johnny派’这两个组合不参与派系,电视剧和综艺节目与两个派系的都有共演,担当着Julie派和饭岛派之间的桥梁。特别是泷泽和堂本刚是深受Johnny桑器重的有‘特殊待遇’的。因此堂本光一的发言很有可能是事实。”


可是,关于这个“中立发言”Mary和饭岛都并不知情。


 


“中立”是指光一?




饭岛:“我当时并不在场我不清楚……”


Mary:“诶,什么?什么?你说什么?”


连旗下艺人都有着派系意识,对于这件事很震惊的Mary瞪圆了眼睛。


“说出‘中立’的是光一吗?我不知道什么意思。‘我们是中立的’是怎么回事?那是用麦克风说的吗?我们的全部用摄像机拍下来了啊,底片都还留着呢,确认一下。”


——我们认为这句话的意思是泷泽先生和光一先生是中立的,不属于任何派系的意思。


“那是因为你们先入为主的带入了Julie和饭岛的事(指派系斗争)。但那是不对的。光一是不怎么喝酒的。如果谁说了一会儿去喝酒‘去哪里喝’这样的话,他说‘不,我们哪都不去’是这个意思的中立才对。”


——关于艺人所属的派系,饭很在意。


“对不起,关于那些我就不了解了,无论发生了什么事,就算离开了我们事务所,饭也会跟着艺人走,那样的才叫饭。如果不是那样的话就不是饭了吧?”


Mary很顽固。对她来说,无论发生了什么所有的艺人都是她可爱的孩子,就算是过去辞退了事务所的艺人也是一样。


“从我们这里辞职的田原俊彦,饭现在也在好好地跟着他不是吗。虽然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变得乱七八糟了。我这里是来者不拒的,就算是以前辞退的孩子也好,想回来的话都可以回来。田原也是,喊着“Hi,妈咪”就这么过来了。我们之间总是写信。和那个人(田原)在哪里偶然碰到的时候他一定会向我跑过来,其他的孩子也都会这么做。


我已经不给那些年纪大的压岁钱的,下面的Jr两百人左右都会给,特别是最下面连名字都叫不出来的孩子有很多。所以我为了不伤害所有的人都叫‘我家的孩子’Machi也是‘我家的孩子’,下面的孩子们也是‘我家的孩子’!”


这就是Mary超一流的管理艺人的手法吧。用面对自己的孩子的热忱也可以面对出问题的SMAP。


“SMAP真的和我感情很好啊‘呐,Mary桑’一边进屋一边这么说着。我还跟他们说‘你们出去可能会遇到不认识你们的人,那时候一定要和对方说清楚你们是SMAP的谁’那家里有人的时候一定要说一句‘我是SMAP的香取’之类的再进门。大家都笑了。‘谁看见都知道啦’这么说着,‘你可能认识对方也可能不认识对方,可是可能有不认识你的人’我这么教给他。


就像刚刚说的,有一两百个人的话名字我就记不住了,绝对记不住。这个人(饭岛)还很伟大似的说什么派系,那你说说在派系的孩子的名字,不在派系的孩子的名字?我这么说了,也觉得她肯定说不出来。因为知道这么多孩子的名字是很困难的。你,可以说出我家所有孩子的名字吗?”


饭岛低下头小声的说“说不出来啊”这样的回答已是用尽全力。


“(对他们的名字)最熟悉的是饭。所以,饭是很重要的。我虽然觉得很不好意思,因为虽然叫着‘我家的孩子’可是连名字都记不住。但是,‘我家的孩子’所有的责任都由我一个人承担。与此相同,‘我家的社员’的责任我也会负起来,把社员统一起来也是我的责任。如果Julie和饭岛出现什么问题的话我会留下Julie,因为她是我亲生的。会让饭岛辞职。除此之外别无他法。关于这个你们可以写的清楚一些就写清楚比较好。要问继任社长的话答案就是这个,已经定了。”


 


TOP是谁?!是近藤真彦




“你知道我们事务所的事吗?我们的top是Machi。不是SMAP。失礼了,请问饭岛,我们的top是谁?!”


“是近藤真彦。”


饭岛回答道。面色消沉,可是Mary的追问还没有停止。


“真的是不愉快。那饭岛的公司调查了吗?雇员有谁?”


饭岛的公司是杰尼斯的关联企业J DREAM。主要负责SMAP等的音像制品的制作管理等。是一家董事长是Johnny,饭岛是唯一作为董事署名的公司。


——社长是Johnny。饭岛是总经理(董事)


“问题又出现了啊饭岛小姐。是不是把Johnny桑给辞掉比较好啊?因为Johnny也没有取得过工资,也没有审阅过材料,也没有去过公司不是吗?


我现在在对饭岛说话!Johnny也没有去过公司所以把他辞掉比较好。但是,那不是你们可以评判是好是坏的事。


我这是第一次对饭岛这么生气。为什么非要和我的社员对着干不可呢?我认为就那一件事就已经是非常失礼的事了。你们组织好语言再说话。对我太失礼了。


关于对饭岛的管理,是我做的不好。所以你们可能产生了一些误会。如果我的女儿和饭岛产生了争端的话我除了对饭岛说‘滚出去’没有其他的做法。因为饭岛又不是我女儿。


我当着大家的面说。我会让Johnny(从饭岛的公司)辞职的,不那样的话我会很困扰的。因为,我估计Johnny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还是J DREAM的社长。这件事我不想在(饭岛)不知道的情况下说。如果真的这么做的话,我会把SMAP全员都叫过来告诉他们。这就是这么大的事情。


对我来说比女儿更重要的是艺人们。但是在那之后果然还是我自己的家族。虽然社员们我也非常珍惜,但还是在艺人们身上倾尽了全力。


饭岛如果和Julie对立,就是和我对立。你们都明白了吧?这和把矛头对准我性质是一样的。


我女儿为什么非要和饭岛的派系互相争夺不可呢?如果那样的话,请你自己出去另外自立门户。如果要进行派系争夺的话,无论饭岛可以做出什么事业我都会是女儿的同伴,因为我是她妈妈,这是理所当然的事。


我不认为有派系对立的情况。因为我不去艺人们的工作现场所以也有不知道的事。这些(传言)不是在一些制作人和饭之间传的小道消息吗?你们现在明白了吧?从常识来考虑,想采访我关于这个传言的话就要有这种程度的觉悟来采访才行!”


关于后继者问题在记者面前斩钉截铁的断言的Mary。之后的话题转移到Julie和少年队的东山纪之的问题上去。


受到被尊称为“杰尼斯之母”的森光子的宠爱,被视为是杰尼斯未来的干部的东山。我们询问了他过去曾就任于杰尼斯关联公司的事。虽然不能从公司内部登记上确认他是否曾经真的在公司工作过,不过这个传言一直在业界无法消失。而这件事的背景,是二十多年前突然出现的东山与Julie结婚的话题。


“你是想问Julie结婚的事吧?那到底是多少年前的事了啊?现在两个人不也都分别(和别的人)结婚了吗?我该对东山的夫人(女演员木村佳乃)说什么好呢?说就算你们两个人都有两个孩子了可还在因为Julie的事而被议论吗?


要说那话的话也是先对近藤真彦说吧。我觉得要是(让她)和艺人结婚的话除了Machi不可能有第二人选。我非常喜欢已经去世的Machi的母亲。她也很疼爱Julie。她给Julie在新家里准备了一个房间。Julie也说‘虽然不喜欢Machi可是很喜欢他妈妈,我就忍一下吧’以前一直去他妈妈那里玩。


我家艺人里,家里有Julie的房间的人再也没有第二个了。从坐垫开始什么都给准备好了,已经几乎决定是要和Machi结婚了。可是Machi说‘我绝对不要Mary桑当我的岳母。’Julie也并不愿意。不过Machi的母亲当时是想让他们两个结婚的。”


Mary亲口述说的令人意外的秘密。


 


女王的眼泪




采访也接近尾声,经过Mary的同意,饭岛离开了会议室。在这之后是Mary继续讲述她关于Machi的母亲的回忆。在近藤人气顶峰的一九八六年,他母亲因为交通事故去世。


“Machi的母亲受伤住院的时候,我把我的克莱斯勒借给了他。当时除了车载电话没有其他的联系方式,为了不让他和母亲断了联系,出外景的时候,他就用车里的电话和住院的母亲联系。


他母亲去世的一个理由是拒绝了救护车。因为会被急救人员问名字,他妈妈说‘没关系我可以走回去’就这样坐了别人的车,虽然说好了带着医生一起坐车,可那是儿科医生,所以直到内脏破裂都没能发觉。


我一直跟Machi说‘要是那时候坐了救护车肯定可以得救’。所以我觉得我照顾Machi是理所应当的……仅仅是这样说着话眼泪就流下来。所以一视同仁的,我也要照顾其他孩子才行。”


经常被人评价冷静的“杰尼斯的女王”突然在记者面前流下眼泪。她一边擦着眼泪一边继续说道。


“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因为,如果坐在一艘只有一个游泳圈的船上,如果发生了什么意外的话,我会把游泳圈给Julie,让她赶紧逃。虽然我不会给其他孩子游泳圈,可是,我会抱住他们所有人游下去。如果他们坐到我背上的话,我至少还可以划水。虽然很不喜欢脸沾上水,游泳我还是很能游的。我是在海边长大的孩子嘛。我可不是说大话,船上不是有帆吗。我曾经从帆的头上跳下来过。可是悲伤的人是很能游泳的。”


采访时间马上就要到五个小时了,活过跌宕起伏的大半生的Mary的独白含蓄而意味深长。她像教导后辈一样对记者说道。


“如果问到的话我也会回答,遇到生气的事也会生气。就算是今天对饭岛说了‘你今天就辞职’,饭岛可能可能会在心里想‘什么啊!’,这我也不知道。但是,如果有那样的流言的话,饭岛应该由我来消除。因为这是‘顺序’这种东西啊。”


Mary的丈夫是作家藤岛泰辅(已故),他曾这样评价妻子。


《看起来是个容易激动,感情激烈的人,其实是个“女人”》


而杰尼斯的艺人们就由这么一个富有感情与活力的“Big Mama”统治着,守护着。







生日

33岁生日快乐!

Sherly:

Le plus grand plaisir dans la vie est de réaliser ce que les autres vous pensent incapables de réaliser.

生命最大的乐趣就是完成那些别人认为你做不到的事。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櫻井さん。

Sunny Sunday.:

自分でその道を選び、歩き始めます。
誰も背中なんか押しちゃいないのに。

結局のところ、“夢”だったつーことかな。

不安だとは思う。

しかし。
不安が努力を突き動かす。

どうか頑張ってください。

「無理しないでね。」
人は言うかもしれません。

死ぬほど無理してください。
別に死にゃしないから。

こっちも未だに、“これで本当に良かったのか”わかっていません。
でも、まあ・・・。“悪くはないかな”ってところまでは来られたよ。
来られるよ。

人生是一方通行。

どうか。
ただ前だけを。

無理しないように。

这个世界上什么人都有

转载自聊安

聊安嘉森:

这个世界就是有这样的人 他们刻薄恶毒愤世嫉俗 或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他们根本读不懂作者写字时候什么心情 就暗自揣测 不高人一等不行 自以为是下定义然后洋洋得意 这样的人 我只希望 他们能让我认识到自己的好 然后百般警惕 努力前行


阅读文字(微信:timetellyou):



作者:林探惜  








      女神王菲和小谢复合,她微博评论里马上充斥着污言秽语:“淫娃荡妇!婊子去死!你有没有考虑过你的孩子?你有没有考虑过霆锋的孩子?你有没有考虑过柏芝的感受?你有没有考虑过亚鹏的感受?你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折腾什么!我再也不听你这个贱人的歌了!我诅咒你腹中胎儿是残疾!……” 




  顷刻涨到六万多条的评论,随便翻几页,也是醉了。甚至还有人跑到王菲女儿窦靖童的微博底下留言:“你妈妈是烂货!你长得真丑!……”




  与此同时,张柏芝的微博底下就挤满了“爱心天使”:“柏芝不要难过,我们都支持你,你一定会找到真正懂得珍惜你的人……” 这些人好像忘记了,数年前“艳照门”风波过去后,也是他们一个个嘲笑谢霆锋戴绿帽,指责张柏芝是“破鞋”。




  当然,在张柏芝的微博底下,也有王菲的脑残粉站出来凑热闹:“你们懂什么?当年是张婊插足王菲谢霆锋,张才是真正的小三!” 就这样,这些人一个个义愤填膺吵得你死我活,好像王菲张柏芝都是他们自己家的姐妹亲戚似的。









  前几天,“知音体”写作协会荣誉会员巨春雷发了一篇巨雷无比的爆料长文,为当年的渣男凌潇肃洗白,声色俱厉地指责姚晨出轨在先。姚晨的微博底下马上堆满了恶语:“想不到你才是真正的婊子!老凌真可怜!……” 与她势均力敌的是唐一菲和凌潇肃的微博底下,同样得了一片骂声。正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公关手段向来令人捉急的老凌如今自己挖坑把自己埋了,也是让人哭笑不得。




  前段时间布拉德·皮特和安吉丽娜·朱莉大婚,许多人连他们的名字都拼写不出来,连他们的作品都数不出三部以上,就开始清一色地站队骂“狗男女”、“奸夫淫妇”、“婊子配狗,天长地久”……因为,皮特当年为了朱莉,背叛了原配妻子——美国的国民甜心“Rachel”,詹妮弗·安妮斯顿。




  再前段时间,周杰伦公开承认自己即将迎娶93年出生的昆凌,大把粉丝跑到蔡依林的微博底下留言,让她坚强,让她好好生活,俨然表现出一副随时都可以搂着她大哭一场的姿态。




  无处不在啊你们真是。




  天使啊你们真是。




  活雷锋啊你们真是。




  自从当年听说有“五毛党”这种群体存在的时候,我一度感到松了一口气——我在想,或许网上那些极端的不讲道理的污言秽语,那些好管闲事的过激言论,根本不是出于那些用户的本意,而是某些公关团队花钱雇来的“托儿”。这样一想,心里真是舒服多了。是啊,这么极品的人怎么可能是真实存在的?




  可是后来,当我看到那些措辞恶劣的污言秽语的时候,我一个个点进那些用户的头像,发现里面竟然有名有姓有自拍,有的是微博达人,有的是微博女郎,有的是微博会员……在那些污言秽语的微博底下的评论里,还有与其志同道合的好友互相认同点赞,又或是不赞同的人在底下与之争吵。




  看得我倒吸一口凉气。




  天哪,天哪……




  这些人不是被雇来做宣传的啊。




  这些无处不在的扮演着道德卫士的人,这些把手伸到别人私生活里去的人,这些满口恶言还自我感觉良好的人,他们都是真真切切存在在我们身边的人啊!




  两年前的九一八,国内几个城市进行反日游行,许多店铺被烧、汽车被砸,还有无辜行人被打成瘫痪,我的舍友我的侄儿当时都因为外面混乱一片而被困在地铁上险些回不了家,外国媒体早就炸开了锅,而我们的新闻联播里依旧桃红柳绿歌舞升平。




  就在那个时候,我上公选课的QQ群里就有个妹子在叫嚣:“别让我在学校里看到用日货的!什么尼康什么索尼,我管你是谁,见一台我就砸一台!” 当时我一时没按捺住,在群里回复了一句:“去你的,傻逼。” 那妹子马上像打了鸡血一样,查看了我备注的真实姓名和学院,回复道:“我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你,你给我等着,我分分钟就过去弄死你!” 我实在不想和这人吵下去,于是回了一句:“哎呀,不好意思刚才发错群了。”




  没几分钟,那个义愤填膺的妹子就在群里和其他人聊起了有关闺蜜和男朋友的琐事,好像刚才那颗被“爱国主义”烧得热腾腾的心脏,翻了个身就出锅了——沾上点老抽大葱,顷刻间成了下酒的好料。我冷笑着退了QQ,又跑到微博去看事态发展。




  当我看到一个个城市争相骚乱,看到微博上那些一片狼藉的图片,看到那些遭人破坏而成了废墟的房屋车辆,看到图片里汹涌攒动的人头,情不自禁之下,眼泪刷刷的就下来了。




  我舍友说,你神经病吧,不要看了几张图就把问题想得那么可怕,你现在走出去,身边根本没那么多魔鬼的。




  我说,你不懂啊,我看到这种新闻,是真的特别特别伤心。因为他们不是虚构的人物啊,他们真的就是生活在我们身边的人,你知道么?我忽然特别想知道,这些人平时在做些什么,他们喜欢买什么牌子的衣服,他们看什么样的电影和动画。也许他们昨天还在和我们一起讨论柯南的结局,而今天他们就拿起了武器,跑上街去砸日货抢商店,去日本料理店吃霸王餐,掀翻外国游客的桌子,干着那些流氓才会干的事情。




  我说,你听过王国维的一首词么?“试上高峰窥皓月,偶开天眼觑红尘。可怜身是眼中人。” 当我看着那些人头攒动的图片,我觉得我是在以旁观者的身份俯瞰这场闹剧——可是你知道么?我们就是他们当中的一个,我们就是这千千万万的小黑点当中的一个。我们和他们一样,像蝼蚁一样卑微无力毫无存在感。如果我站在他们中间,用最大的声音去吼,去跟他们讲道理,你觉得他们听得到么?




  我伤心的不是我觉得外面这些人有多可怕,我伤心的是,他们是我的同胞。在外国人的眼里,我和他们是一模一样的人。在种族基因上,我们流着同样的血,我们爱吃同样的食物,我们从小到大浸淫在同样的文化氛围中。可是为什么,我觉得我完全无法理解这些人?为什么我觉得我特别恨他们?我恨不得像微博管理员那样摁个“删除”键,把这样的人都从世界上删掉。




  之前,我在参加豆瓣在线活动的时候上传过一张图片,说有一种型号的水性笔,我一直特别喜欢用,可惜现在停产了。在狭窄的宿舍里选个拍照的地方不容易,我不得不把一堆杂物,连同我那只印有苹果logo的鼠标,也拍了进来。事实上,我因为摔坏了原装的鼠标,那只鼠标是临时在宿舍楼下买的,二十块一只——无奈的是,那家小店所有的鼠标都印了各种牌子的logo,仔细看都能看出是山寨的。图片传上网没多久,马上就有素不相识的人回复我:“其实你传这张图片的真实目的就是为了秀那个鼠标吧?可惜炫富的功力太浅,稍显做作。”




  我这真是无言以对。




  上周我发表了一篇无厘头的段子集,被网易云阅读的官微转发了,顷刻间底下充满了恶意满满的辱骂。与此同时,我发在豆瓣的这篇日志还遭到了举报。文中从头到尾,我都是在叙述我和我身边同学从说话习惯到生活方式的差异性,没有半句谁好谁坏的评价,而底下的评论满满都是:“Po主傻逼!秀什么优越感!我看出来,你的文章里充满了对你同学的鄙视之情!……”




  微信上有妹子对我说:“这太正常了,你就让他们骂呗。只要是发在网上的文章,但凡出现了‘星巴克’、‘出国’、‘留学’之类的词语,底下必然是骂声一片,肯定会有大把的人觉得这是在秀优越感。”




  看到她这么说,我莫名其妙挨骂的愤怒也不见了,余下的心情,只是替这些满怀恶意的人感到可悲。




  我提到自己从国外给舍友们带回了巧克力,接下来的对话才是叙述的重心,可有的人哪管得了这么多?一看到开头第一句,马上就回复:“出个国了不起啊!”




  我记得,我高中同学聚会的时候,我跟他们聊到这场去纽约的旅行,大家关注的重心都是我探访校园的结果,以及研究生申请和等待过程的不易。在座那位家底最殷实的高富帅同学,当时说了一句:“咦,纽约……我还没去过呢!”




  大家的反应,就是这么简单。没去过的就坦然说自己没去过,因为这根本不是个事儿,反正凭他们的条件,以后随时都可以去啊。或者说,那些地方他们根本不想去、根本不稀罕,那就当做是听一个故事而已,那也就行了啊。




  那些因为“出国”之类的只言片语都要炸毛大骂的人,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们无比热切地想要得到一些资源,可你们又无比笃定地觉得自己此生都无法得到,所以你们恨不得随时采取最恶毒的方式,去攻击那些得到了这类资源的人?




  又例如在外面被男生搭讪,以及那些和男生有关的小心事。每次当我和我那些形象气质都不错的闺蜜聊到这个话题,她们就会也跟我分享相关的经验,说说笑笑乐不可支。但有一回,我跟一个人缘比较差的妹子聊到这个话题,对方突然变得十分冷淡无礼:“我没空听你炫耀,我很忙,再见。” 我那一刻目瞪口呆,也是在那一刻,我才知道,这个女生从来都没有把我当过朋友。




  新闻里也播出过好几起——湖南省有过一件,年少时一起长大的好友,一个当了大老板,一个只是工人,大老板一直不忘旧情时时资助老朋友,数年之后,这位老朋友竟然叫了几个人一起,把这位大老板灌醉了扔进河里淹死。真是古怪!若说趁机绑架勒索,我们都可以理解他的动机,顶多骂一句“白眼狼”。可是他根本不是为了利益,而是为了“出心里的一口恶气”,因为他觉得这位当了大老板的老朋友,多年来这么资助他,都是为了向他“炫富”。




  同样的案子,前两年在纽约布鲁克林也发生过:某华侨,见自己过得穷困潦倒,而当年与自己一起移民来美国的亲戚却生儿育女子孝妻贤,一时怨恨冲上门去,杀了亲戚全家,也赔上了自己的一生。




  正如TVB经典剧集《大时代》里面那样,大少爷方进新和管家的儿子丁蟹从小一起长大,后来各自有了自己的家庭和生活,方进新永远都在帮助丁蟹,出钱资助他全家,替他盗窃的儿子保释出狱……然而丁蟹每次提到方进新,都是咬牙切齿的恨:因为他觉得,方进新是有钱人,方进新一直都看不起他,方进新所有的好都是装出来的。发展到后来,他更是两度暴打方进新——第一次把对方打成了傻子,第二次索性把人家打死了。




  其实,当我们叙述很多事情的时候,我们从来没有把自己说的话和“炫耀”联系在一起。真正坦诚善良的朋友,也不会自动把我们平实的语言脑补成“炫耀”。而那些时刻都觉得我们是在“炫耀优越感”的人,既不是有足够能力的人,也不是无欲无求的人——他们一面极力渴望着我们手中的资源,一面又觉得自己永远都不可能得到。于是,万千的不甘心不情愿,都化作了恶意,帮助他们随时曲解日常交流中的每一句话,帮助他们从每一个他们嫉妒的对象身上寻找“令人厌恶的优越感”。




  有的时候,我们不能用自己认为正常的逻辑去揣度每一个人。这世上有太多的人心里藏着恶,只不过我们不愿意相信。




  例如,反日游行跟着起哄打砸抢的那些暴民,他们是真的爱国么?他们是真的懂国家大事、懂国际交往的策略么?他们是真的懂得有关于那个岛的历史么?不是,不是,都不是。他们只是痛恨那些开着名车的人,他们只是痛恨商场里那些自己消费不起的柜台,他们恨不得毁掉这一切——当然,如果可以的话,趁机捞一笔就更好了。当时网上那些大肆炫耀自己趁乱抢到了手机手表的人,真是刷新了我的世界观。




  仔细想想,我真的替他们感到难过。他们过得太苦了啊。他们在这个不公正的分配制度下苟延残喘,他们竭尽所能却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幸福,所以他们心里藏了好多好多的恨,多到随时都可以点燃,随时都可以汹涌澎湃。




  我们都知道,由不公正到公正,是社会发展的必然。我朋友琛哥说:“我们现在就是处于社会转型期啊,上世纪的美国比我们现在有过之而无不及,但不管怎么说,一切都是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不是么?”




  社会发展,而这些人成了牺牲品。他们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承担自己肩上的压力,所以只好怨,只好恨,只好让自己变得越来越恶毒。




  例如,网上那些骂王菲和小谢复合的人,又有哪个是逻辑和道理上站得住脚的了?微博上那位晚睡姐姐说得好:“一个45岁,离过两次婚,有了两个孩子的母亲也能这样谈恋爱,有的人十分不能适应,瞪爆眼球。他们觉得女人进入四十岁,就应该低眉敛首,清心寡欲,挖个坑把自己埋了,若是恋爱,已经有碍观瞻,要是再公然在小男人面前撒娇,简直十恶不赦,臭不要脸。”




  我们这个社会,把人逼到了什么程度啊!二十多岁就开始安心认命,为了一份“稳定的人生”而努力奋斗。娶妻买房生儿育女,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上司找茬儿要低头认错,老公出轨要忍气吞声……这就是我们的社会了,这就是大多数人选择的生活方式了。既然每个人都把自己的生活过得这么隐忍这么苦涩,你王菲凭什么活得那么风生水起?你凭什么潇潇洒洒结束两段婚姻,爽爽快快说爱谁就爱谁?




  这个社会,对于王菲的恨,比起对于那些靠整容包装、出卖肉体来获取金钱地位的女人的恨,可谓多了千倍万倍。因为后者尽管违背道德,但许多人都看到了她们的心酸无奈,看到了她们必然不会有好下场。而对于女神王菲,许多人都恨得咬牙切齿——因为她活得太潇洒自在,太随心所欲了。大家分明在她身上嗅到了令人憧憬的幸福甜美,但却固执地不肯承认她的好,反而要装作道德卫士,硬把原本早已置身事外各自有了生活的张柏芝、李亚鹏,还有四个无辜的孩子,纷纷拖入这场战局里来。




  就像从头到尾秉持着“君子绝交不出恶声”原则的姚晨,哪里需要这些道德卫士来帮她或者骂她?夫妻二人不再爱对方了,各自爱上了别人,然后各自有了幸福的家庭,一切早已尘埃落定。现在时隔三年,弱势的那一方心有不甘,放风攻击强势这一方,网友们也真是顺杆儿就爬,马上就自封为法官,给他们判起孰是孰非来了。




  就像皮特和朱莉相恋这么多年,刚刚正式结婚,就莫名其妙挨了素不相识的中国网友的一堆骂。人家前妻Rachel都早已有了新生活,却总有不相干的人死抓着往事不放。




  就像周杰伦要结婚了,人家前女友蔡依林如今的男友锦荣要样貌有样貌、要身材有身材,人家Jolin在娱乐圈当了这么多年天后屹立不倒,日子过得好好的,竟然有人为了一桩前男友的婚讯,跑去她微博底下哭天抢地,大呼同情。




  人家男婚女嫁,关你们什么事?




  若说是文章那种以“好男人”形象作为卖点的人,一朝出轨人人喊打,这是情理之中——观众们不需要评判他出轨的事到底对不对,只需要大呼“被欺骗了感情”,让这个偷腥小男人滚出娱乐圈就可以了。




  可上述的那些人,一不违法二不害人,自己过自己的人生,却要遭到这些陌生人的污言秽语,岂不可笑?




  说到底,你们真的是在替他们打抱不平,真的是在替他们惋惜么?




  有多少人,是在他们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骂王菲和谢霆锋的人,想起了男朋友心里那个念念不忘的ex,遂恨不能对全天下的ex食其肉寝其皮;骂皮特和朱莉的人,想起了老公出轨而自己青春已逝又无法律保障,只能够忍气吞声,遂痛恨天下所有修成正果的小三;同情蔡依林的人,更多的是看到了自己的曾经,隔着茫茫岁月,看到了自己没能牵手到最后的那个对象。




  公众人物就是这一点吃亏。他们自过自己的生活,却被无数的人当做了荧幕,投影上了各种各样的想象与代入,因而也受到了各种各样来历不明的指责。




  这些观众用别人的人生来完成自己的幻想,用自以为是的道德制高点,来包装实质上的自作多情,仔细想来,真的是太可怜,太可悲了。正如契诃夫的小说《洛希尔的提琴》里面的主人公亚科甫——他以做棺材为生,永远都在盼着身边有人死去;他一辈子过着贫穷拮据的生活,每天总想着自己又损失了什么;他有一个勤劳温柔的妻子,可他一辈子也没有对她好过一点点。




  最后,到他妻子过世之后,他忽然开始想:为什么我会把生活过成这个样子呢?他走到自己和妻子年轻时坐在柳树下唱歌的地方,想起他和妻子曾经有过的那个金黄色头发的小娃娃,他忽然发现自己的人生曾经有那么多的可能性,只可惜,他把自己的这一生都耽误了:




  “……如果把这些事一齐干起来,又是捕鱼,又是拉提琴,又是用船运货,又是杀鹅,那会挣下多大一笔钱!可是这些事连做梦也没有想到过,生活白白过去了,没有一点好处,没有一点欢乐,完全落空了。以前已经没有什么可以指望了,往后看呢,什么也没有,只有种种损失,而且是可怕的损失,简直叫人浑身发凉。为什么人们都不能好好地生活,避免这些损失呢?请问,为什么人们把桦树林和松树林砍掉?为什么牧场白白荒芜?为什么人们老是做些恰恰不该做的事?为什么亚科甫这一辈子老是骂人,发脾气,捏着拳头要打人,欺侮自己的妻子呢?请问,刚才有什么必要吓唬那个犹太人,侮辱他呢?为什么人们总是妨碍彼此的生活呢?”




  我不知道,那些满口污言秽语、满心恶毒念头的人,等到了像亚科甫那么大的年纪,会不会体会到这种深刻的悲哀。




  他们会不会知道,他们的人生原本可以有几万种活法,可他们却选择了最辛苦的那一种?他们这一生都在折磨自己,并且不惮以最歹毒的恶意,去折磨每一个他们能接触到的人。他们永远都在把心里的怨恨转嫁到每个可能的对象身上,他们摔碎了自己原本单纯的心,他们一早就丧失了快乐的能力。




  可没有人能跟他们讲清这个道理啊。因为他们就生活在我们的身边,他们是个太庞大的群体,我们不管怎么大声朝他们呐喊,他们都听不到。




  其实我们不必责怪他们,也根本不必为他们感到哪怕一点点的生气。




  如当年商鞅变法,起初有那么多人无法理解他,后来又有那么多人去奉承他,他一概不理会,将这些“乱臣贼子”全部发配边疆。如此一来,威信是树立起来了,却白白为他自己埋下了不少隐患。




  因为,跟这些人计较,根本就是没有必要的事情啊。




  在“百家讲坛”里,复旦大学的姜鹏教授在评价商鞅时,说过这样一段话,放到此情此境,同样适用:“我们要知道,在任何一个时代,勇于改革、勇于改变的人,往往只是少数人。绝大多数,剩下的那些,都是普通人。但是这些普通人,你不能因为他没有才能、没有参与改革的勇气,或者说没有眼光、没有远见,而去漠视他,或者说是去嫌弃他。因为这个世界、这个社会,由这么多人共同组成,这些平凡的绝大多数,他是这个世界、这个社会重要的组成的一部分。所以,他们的习性和习惯,也应该得到尊重。”




  是啊,我们会觉得有些人太愚蠢,有些人太恶毒,有些人太可怕,有些人道不同不相为谋。可是,那又怎么样呢?




  他们和我们生活在同一个世界,甚至他们有可能才是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我们与他们,都是组成这个世界的一部分,摩肩接踵,距离相近,地位平等。




  我相信,挨骂的王菲、姚晨,还有皮特和朱莉,都不至于为这种人这种事白白给自己添堵。




  因为,这个世界上,就是什么人都有啊。




  即使我们永远都无法理解他们,我们也应该尊重他们的意愿。




  甚至,我们应该感谢他们——因为他们的存在,使头脑清晰、心地善良的人在这样的衬托下,更容易脱颖而出。他们身上的负能量,使我们每个人的勤奋和优秀,成为了一件更加了不起的事情。